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往生纪实

父亲生前对母亲说:我死后三周年时来接你

时间:2018-5-21 19:06:00  作者:妙音  来源:妙音学佛网  浏览:3  评论:0  微信分享亲友

特别提示:本王是作者投稿,有删节。

父亲生前对母亲说:我死后三周年时来接你

父亲生前对母亲说:我死后三周年时来接你

作者 傅朝锦

就在我父亲去世后我要回部队的时候,我母亲曾特意地对我说:“你爹还没得病住院以前,就给我说过了,他死了三周年时就来接我。”我听了后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就安慰我母亲说:“娘,别想那么多,您好好活着,等村子给了我宅基地,我把新房盖起来,我接您到新房住,那时我可能就从部队回来了,我和你儿媳还要好好的孝顺您的呢。”我母亲心有所思的也就答应我了。

有些事情不是你信不信的事,而在现实中就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。就在1999年11月底的某一天,我是奉领导之命从西藏阿里到新疆喀什的南疆军区处理公务结束,返回到新疆叶城县阿里军分区留守处,准备第二天一大早要坐车离开新疆,回到西藏阿里军分区的那天下午,我们干部科的一个干事急急忙忙找到我说:“科长,你老家打来紧急电话,要您立马给家里回个电话。”

我心里一惊,明天就是父亲的三周年的祭日,昨天还和母亲通过电话问候过她老人家了,还说起给我过父亲三周年的事,让她不要太操心劳累,我哥哥们会办好的呢。我母亲老人家在电话声音特别响亮,她老人家说的话,我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,她当时在电话里给我说:“你们那里特别的苦,特别的苦,你要多爱护自己身体。”(西藏阿里属藏北高原,高寒缺氧,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,被誉为“生命禁区”,那里的生存条件的确是特别的艰苦,我去那里边防分区工作,母亲就常常看电视,关注西藏的新闻和电视报导了。)

我当时说:“娘,你放心吧,我回到山上,就给你打电话,您多保重,等我回家把新房盖起来,您还要住的呢。”她说:“好。”从那次电话后,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母亲响亮的话语声了。

我听到家有急事要我回电话时,心里一阵不安,就感觉有特别不祥之事要发生。于是,我立马给老家我三哥家打电话问家里有啥急事,我三哥电话中说母亲突然得病住院了。我问怎么回事,昨天我还给娘打过电话好好的啊。他说:是中午吃完饭,母亲在二楼阳台晒太阳时,突然就昏过去才住院了。我问是啥病,他说是脑出血。当时,我心里特别的难受,给他说,一定要想法把娘救过来,我立马给你寄钱回去。他说现在不是要你寄钱,而是看你人能回来不。我一听就说明天一大早,我就要回山上,车都准备好了。你们好好给娘看病。我就给家寄钱回去。我当时确实是想着部队的工作重要啊。他听我这么一说就将电话给我二兄了。二兄长电话中声音特别沉重的对我说道:“兄弟,这么给你说吧,你如果能回来还能见老娘一面,如果回不来,以后可能就见不到老娘了。”我一听头“嗡”的一下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 

我挂了电话,立即给领导请假,当时还费了些周折,因为当时分区一些工作正需要我带上山的物资材料的呢。后来,我们分区的政委听到了我母亲的情况就同意我探望母亲。请了假后,我就立即与当时在喀什军分区政治部工作的战友黄英联系,他当时是政治部的副主任,我就请他立即给我联系送老兵搭便机的机票。

因为我曾在南疆军区政治部工作过四年,也参与过老兵复员的空运相关工作,搞老兵空运的好多干部也都认识,一听是我家有急事,战友们就给我安排了飞机坐次。第二天上午战友黄英打来电话说机票联系好了,要我下午赶到他那里拿机票。我又给家里的兄长们打了电话,说我机票联系好,很快就回家了。

我坐地方班车从叶城赶到喀什军分区,在下午天黑时,找到战友黄英拿到了机票,他安排我当晚住在他办公室,次日天亮时去机场坐飞机。

就在我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特别真实的梦,就像是真的一样,我母亲对我说:“全娃(我的乳名),你爹叫我哩,我要走了。”

我立马抓住我母亲的手说:“娘,你等一下我,我立马就回去了。”

母亲瞬间不见了,梦里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哭醒来一看表是凌晨2点40分,不由自主的我泪流满面抽泣痛哭。楼道还有其他干部的宿舍,我不敢放声大哭,只好硬忍着,但就是泪流不止。仿佛看见我母亲还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向我告诉她要走似的,有好一阵子。我也没瞌睡了,边抽泣流泪边做好坐飞机的事,在房子里转圏圈就等天亮去飞机场。

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有公交车了,我立即坐公交车赶到机场,谁知给我安排要坐的是第三趟飞机,一直等到下午4点多才坐上飞机,飞了近4个多小时到达咸阳机场,再倒换坐班车,等赶到我三兄长的家时,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,我一进三兄长家的厅房,就看见一口棺材摆放在那里,我脑子一晕连滚带爬的扑到棺材前嚎哭起来了......

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我三兄长将我劝着掺扶起来到里屋,我问我三兄长:“娘啥时间走的?”他说:“是凌晨2点40多。”

我一听就哽咽着对在场的家人们说:“娘走的时候到部队给我说啦,是爹叫她哩,她才要走了!”接着我就梦中的情景给他们讲了一遍,他们都说是我太着急回家做了个梦。可我就认准那是母亲要走了,放心不下我,她的神识从体内出来特意去部队找到我,要告别我的呢!虽是梦却如真!

与兄长及家族亲人们按照家乡习俗安葬了母亲的遗体,我紧接着返回了部队。后来我们村子里也给我规划了宅基地,在兄长亲友的关怀帮助下,就在母亲去世后第一年我的新房也盖起了,令我一生深感遗憾的是她老人家未能在我盖的新房中住一宿。

在我和我爱人孩子搬进新建的房屋时,我惆怅不已,在答谢亲友的关怀搬迁时我自题了一副对联贴在新家的大门上:“归桑梓怆然未见父母面,迁新居欣慰感谢众亲朋。”自古忠孝难两全啊!

后来我从部队转业了,也是机缘成熟的缘故吧,我皈依了佛法僧三宝,听当代高僧讲的佛法佛理,才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生死真相。于是,我就依师父的教言,诵经念佛拜忏,放生倡印助印善书,参加有缘的超度法会,为父母的亡灵大做功德,感应特别的殊胜,我的父母亡灵也脱离冥界得度了!阿弥陀佛!

如今,母亲已逝十八年了,她老人家最后一次和我通电话中响亮的声音,还时常在我心灵中响起……

2017年12月27日 撰稿:傅朝锦


标签:父亲 亲生 生前 母亲 死后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她90岁往生前说:念佛有的是劲儿
相关评论
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愿生西方净土中,九品莲花为父母。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

 妙音弘法工作室固定电话:0591-3828-0591  站长QQ:82873496  站长手机:186-500-541-18 学佛网络微信公众号:miaoyinwang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...

冀ICP备1102154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