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净土法门

一位大学副教授的自述:四个月,真正认识了阿弥陀佛

时间:2017-11-6 18:35:34  作者:妙音  来源:妙音学佛网  浏览:3  评论:0  微信分享亲友
一位大学副教授的自述:四个月,真正认识了阿弥陀佛


一、缘起代序
  整整四个月(1995年6月28日–10月28日)前,我拿到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》,开始读经。今天,我获得了全新的人生意义。

  两年半以前,我当时两岁半的儿子被确诊为儿童孤独症。这是当今国际上无法医治的疑难病。病因机理不清,先天后天不明。患儿表现为不学习社会各种规范,不与人交往,属全面性智力障碍。台湾又称”自闭症”,把孤独症儿童称为”星星的孩子”。

  我的孩子就更严重,至今(5周岁)没有语言,吃、喝、拉、撒基本不能自理,有任何要求都是哭,不会等待,大人只好一样一样试过来。成天跑、爬不停,捡到东西就吃,非常危险。总之,非常难带,非常磨人。 

  我开始求医,不行;又求气功,找大师,也不行;后来到成都昭觉寺,请了几本书,从此开始”研究”佛法。

  我大学是学工科,搞火箭发动机,研究生学管理工程。可是佛法我很能接受,并且很快就与我原来的学问”统一”了。什么耗散结构理论、霍尔三维结构啦,统统成为佛法的注脚,连我自己都很是吃惊。

  我又开始探索实证。自己学禅,颇多收获,时起时落,遇张居士开示,有领悟。自道”诸声直入八识田,有声无相却亦难”感慨一番。在此之前,读金刚经、楞严经,楞严咒、大悲咒全背下来了,写了共计三十多万字的”书稿”,全不要了。

  今年四月底,孩子病状加剧:成天哭闹,不进家门,不睡觉,连吃饭都只好骑着三轮车,一点点在行进中喂。经常早晨四、五点钟就醒来哭叫。为不吵邻居,我们只好带他出来,不论刮风下雨。对我的考验也算是到了极限。举个例子。有几次我骑着小三轮,后面”绑”着儿子(否则他会跳车跑掉),前面车框里放着我还要赶着审阅的书稿。我当时戏称用词:悲壮。

  同事中有劝我把孩子”处理”掉的:推向社会,我不同意;有劝我去农村找巫医的,我明白,但我不干。我就死撑着。因为,我相信佛。

  6月中旬,传话来,陈居士让我念一千遍《无量寿经》。我当时对净土完全不了解,以为就是老太婆念念,往生去享福的事,没什么稀罕。有的老师(不指名)就跟我说,净土是自了汉,是小乘。幸好,我宿世善根还厚,竟然听从劝告,让念就念吧,反正孩子也逼得我没路走。而且,巧的是,去八大处又碰巧稀里糊涂地请回了一套讲经磁带。回来一听,这下可真傻了。真正是”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

  然后开始这样做:所有的经书、杂书统统不看了,只读一本《无量寿经》。一开始,二小时读完一遍;不到100遍,我就已经能在40分钟内读完一遍了。我开始一天读三遍,现在每天最少读四遍,多则一天九遍。慢慢地开始尝到”傻读”的好处了。更认定了这个法门的殊胜。此外,每天定课念佛,早晚各4000声。一开始没有味道,更谈不上有力量,妄想纷飞。慢慢就感觉出读经的作用了,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  自十月份起,总计不过三个月的时间,我已开始能背诵了。不是有意去背,是自然会背,一气呵成的。这一切,都是佛菩萨加持的结果。世人障深,受苦受磨恐怕没几个及得上我,然而,在短短四个月之内,我身心上的变化,说明了一个道理:只要你真心信佛这位好老师的话,肯老实地照着做,所求所愿,没有不应的。

  信佛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没有福,信不来的;没有慧,也信不来的。回首二年半前的信佛与今天的信佛,大不相同。真正信佛,当下即佛。

  整个上述过程,就是佛菩萨显灵。世人到处求显灵,那个不如这个。这个灵显的是,如何让一个障深,马上堕地狱的众生,当下往生成佛,是阿弥陀佛显灵。我有责任、有义务让大家知道这一过程,也愿意把一些心得体会与诸位同修共同讨论。

  四个月,很短,也很长。在阿弥陀佛指引的路上,我还刚刚起步,很愿意诸位同修、老师多多帮助、批评。

二、认识阿弥陀佛
  阿弥陀佛的名字,相信每一个人都听到过,有的人甚至每天都在念阿弥陀佛。但是,是不是真正认识阿弥陀佛呢?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 

  当初,我刚刚知道孩子的病情,马上从珠海赶回北京,急于知道孩子的情况,不相信孩子是绝症。确定是绝症之后,我仍然不死心,四处求医问药。 绝望之中,有一回,我一个人跑到一片空草场,仰望天空,心中涌现了一个声音:阿弥陀佛。我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着,祈祷着,忽然,身心一震,似乎天地和我融为一体,”阿弥陀佛”的声音响彻整个天际,全身为之震动。当时,我不明白,以为是气功的效应,只是知道了阿弥陀佛厉害,不再敢轻易念,也不舍得念了。即便如此,我对阿弥陀佛仍是一无所知。

  后来,开始求气功,学打坐。我很诚心,希望气功大师们能为我的孩子治好病。于是刻苦修学,感觉效果不错。终于有一次,让我明白了气功解决不了孩子的问题。大师在台上,好几百人(也许上千)在台下,我也”混”在其中,恭敬地站着听。只见大师一声吼,台下数百人全都开始不断地狂跳,只有我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  我开始反省自己,是否不相信大师呢?不是的,我真心相信气功能治病。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反应呢?我意识到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,这个层次是气功所达不到的,但是,这个层次的内容是什么?当时我还不清楚,只是感觉到了。

  一次机会,朋友劝去听气功讲座。我骑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才赶到。一进入讲堂,大师讲的是佛法。下面的气功爱好者们纷纷离去。我气喘嘘嘘爬上楼,坐在后面,看到大师很年轻,心里很不在意。等定下心来,一下子就被抓住了,几次往前移座位,整个人听呆了,听楞了。回来以后,大师的每一句话居然都清清楚楚地印到脑子里,一句没忘。我很惊讶,感到了气功中所没有的某种东西。潜意识里的趋向已经很明显了。后来,通过接触,认识了这位大师,才算”身”入佛门,心还在门外。不懂嘛!

  回到北京,第一次逛庙,去广济寺就被一位师父骂了一顿,以后对北京的庙也没兴趣了,不再逛。现在想来,那位骂我的师父真是功德无量。否则,现在的我恐怕还在热衷于朝山拜庙吧!

  从昭觉寺带回了一本《觉海慈航》,认认真真地看完,感觉非常好,又请了几本,准备送人,可就是不念佛。真是”闻名见面如不识,只是缘未到福不够”。其实,还是不认识阿弥陀佛,不知净土法门的殊胜。说到底是福慧不够。

  真正的磨难还没有开始,因为这时候孩子才两岁半,又有爷爷奶奶帮助。所以,我有许多时间去”钻研”佛法。现在想来,时间太可惜了。现在不”钻研”了,又没有多少时间修了。我的时间现在是以分钟计算的。差几分就完不成功课,每天跟上了弦一样。

  真正缘熟,是从今年孩子病情加剧开始的。我称之为”四个月”:令人胆颤心寒的四个月;令人揪心欲碎的四个月;令他母亲亲尝地狱”大磨活人”的四个月;令他母亲亲口说出”鬼呀!”的四个月;也是让我脱胎换骨、获得新生的四个月。全家人,我、我爱人、爷爷、奶奶,无一人身上没有被孩子咬伤的疤痕,无一人头发不曾被孩子把把揪落。惊心动魄。”人鬼大战”,”人妖大战”,持续了整整四个月。

  我们活过来了。我是笑着过来的,虽然也曾有几次急、发脾气,但一念慈忍,想到孩子更可怜,看到他百爪抓心的痛苦而又说不出、不会说、不能说的样子,什么苦也没了。佛说的大乘菩萨为什么去”我”执很方便,我体会了一点:当你心里只有别人,没有自己时,就是了。可是一般情况下,很难做到,说做到的是假的。孩子却帮我做到了这一点,”逼”我做到了这一点。所以,我常跟朋友说,孩子是我的老师。

  这样,每隔四、五天一周期地闹,我们是人仰马翻,鸡犬不宁。同事叹息,邻居着急。我们是数着日历跟他过日子,哪一天又该发作了。我跟同事说,我连第二天的事都计划不了。

  今年四月初八,可能算是我正式”心”入佛门的日子。一早醒来,并不知道是什么特别日子,我一向对佛菩萨纪念日之类不看重的,可能是受《六祖坛经》的影响吧。

  但是这天一早,我就总觉得有一种力量作用着我,清晨的梦中指引”补一补高等数学(放在佛像下面)”记得清清楚楚。所以总在佛像前转来转去,最后把释迦佛的像请到观音菩萨前面,心里才踏实了些。

  吃过饭,猛然记起早上事,翻开日历,然后再查佛菩萨纪念日,脑袋轰一下子,人整个愣住了,敲着脑袋,张着嘴说不出话。要知道,我是什幺神通也没有的。我归依不久就发了第一个愿,愿我在解决生死问题之前,什么神通也不要有。今天,释迦佛这么明显加持我,说明我缘熟了。我高兴极了,一心一意要给释迦佛买个礼物。终于花了130元请了一个水晶球,供上去,心里美极了。当时感觉:今天才算正式入佛门吧!

  果然,6月8日,朋友传话,让我念一千遍无量寿经。我当时对净土什么都不知道,只有一本结缘送我的《净土五经》,里面有康僧凯译的无量寿经。我当天就开始读,读不懂,疑问一大堆。奇怪的是,不知怎么就想起要去八大处,结果一进庙门,前面两个居士问请磁带在哪儿,我就跟着去,刚好有讲无量寿经的磁带,我二话没说,就请回一套60盘。回来一听,这回可真傻了,乐傻了。知道这回找到老家了,寻着真正的宝贝了。心里也踏实了。开始听,开始做。   听到第十三盘,明白了,不想再听了。当时说,不用听了,那400元一套的(158)我也不用请了,老实念佛了。这算初识阿弥陀佛。

三、以苦为师

  然而,这还算不上入净土的门,感觉入点门,则是三个月以后的事。当时,虽然请了磁带,开始听,可是孩子正是闹得凶的时候。我是带个随身听录音机,一边骑着车”遛儿子”,一边听磁带的。要知道,这孩子闹的状态下是绝不进家门的,必须领出去。我每天上下午两三个小时,不停地骑车到处转,连中午烈日当头也不例外。屁股都磨红肿了,破皮了。我开玩笑地说,我最辛苦的是屁股了。

  这一套磁带我是这样听完的。也巧,听完一遍,刚好30天,又逢我34周岁生日。那天,心中很高兴,感到阿弥陀佛很灵验。

  听到经的后面,”是人已曾值过去佛受菩提记,一切如来同所称赞”,讲到”妙音如来”,我很振奋,感到我就是其中的一分子。

  孩子不是一般的磨人,普通人想象不出的。坐在车上也不老实,还要往外跳。很危险。没办法,只好在腰上系一安全带,可是他又不干,往后拼命磕脑袋。简直是不给人留活路。抱他也不行,马上要下来,下来后马上又让抱,这样反复折腾。他闹的状态下,我们不能坐的,连吃饭都是站着吃,否则他会爬到你背上来。更不能躺下,他马上会揪着头发把你拉起来。你又不能不管他。把他锁在屋里,他会翻得天翻地覆,还故意往床上拉屎。只有出来遛这一条路。

  难极了。可是我竟然发现,即便如此,我在佛法上却大有进步。甚至,他不闹的几天(周期性地闹),我明显懈怠,功夫差,真是不可思议。当我骑车在树林里转时,一边念佛,刚开始我是念六个字:南无阿弥陀佛。念着念着,居然感受到一些经中的境界,明白了一些义理。

  还有一回,星期天,带孩子去公园,我一路上听磁带,当听到文殊菩萨为法照祖师讲五会念佛时,眼泪竟然不由自主地涌出。既不是喜,也不是悲,而是一种震动,一种共鸣。仿佛文殊菩萨教的,就是昨天在小树林中自己感受到的,并照着念的一样,我属于那里。

  我又开始听第二遍。这回听到讲张善和的故事,”赶紧念阿弥陀佛!”我全身一震,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。周围的人不知怎么回事,奇怪地看着我,以为我和孩子生气,可又不像。

  孩子磨掉了我的执着。我的执着心很强,遇事放不下。孩子东一下、西一下,一会儿喜、一会儿悲,不容我有执着的机会。

  孩子减轻了我的业障。我业障很深,孩子折磨我,揪头发,为我消除业障。

  孩子加强了我的慈悲心。孩子很可怜。闹起来,手脚冰凉,心似油煎,就如同地狱众生受苦一样。慈悲心盖住了我的烦恼和痛苦。

  孩子让我认清了现实世界的苦。孩子对待他母亲的样子,我称之为”大磨活人”。他妈只要一进门,马上开始上刑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抱他也不是,不管他也不是,揪头发更是习以为常。带他出去也是这样。有一次在外面揪着她的头发死不松手,把周围的人吓坏了,不知怎么回事。这就是人间地狱啊。  

  孩子是我的好老师。这是我的根本善根所在。

四、认真修学
  净土宗从修清净心入手,实在是非常殊胜。可是什么是清净心?不是理解的那个,要修持,就是要我们专修。放下其它一切法。我很听话,真的把所有经论,全收起来了,只读一本《无量寿经》。

  专读一本《无量寿经》,一开始也是没有味道,枯燥得很。很快,开始尝到甜头了。连睡觉中醒来都发现自己在念经,清清楚楚。

  我第一次念阿弥陀佛也很有意思。6月8日,朋友传话,让我念《无量寿经》的当天晚上,我念了几千声佛号,结果好象一夜都在念,睡没睡觉也不知道,好象外面一切都知道似的。这是佛加持,给我增加信心。

  我开始不看电视,连新闻联播也不看。我现在有一句话:”不看电视,少看报纸”,晚上时间专门念经。也是佛力加持,晚上的时间竟然有保证。我真是庆幸极了:我怎么会这么听话地念经呢?自己都奇怪。只能怪我们不真的信佛,不真的听老师的话。阿弥陀佛。

五、念佛次第
  第一天念佛是佛加特的,效果好,后来就不行了,妄念四起。如城中八面火起,消防队忙不过来。这就是我,还得念,咬牙闭眼,躺倒坐下,坚持念。很艰难,妄念伏不住,全没用嘛!这个时候,坚持是最重要的,向数量要质量。

  念佛重要在质量。经中讲的很清楚。”十日十夜乃至一日一夜不断绝者”,或者临终”十念乃至一念”,皆得往生,可见质量的重要。可是,质量求不来,越想静越不清净,怎么办?这是所有念佛都会遇到的一个根本性大问题,也是挡住念佛人往生的大障碍。

  办法是有的,而且很巧妙,很有效,简便易行。什么办法?老老实实念《无量寿经》。如果一句佛号没有妄念起来,可以不念这个经;如果还有妄念,那就非念这个经不可。我照着做了,拼命念经。而且还用录音机录下来,反复听,真是强化训练。一天下来,连念带听总有十遍左右,经过一个阶段的最艰苦训练,效果开始出来了。

  本已发愿永不动笔,不再”钻研”了,可这回不同。两个”四个月”:孩子狂闹四个月和诵经满四个月,及念佛功夫的一点进步,这都是外缘。内心里不知为什么生起一种愿望,要把这佛菩萨显灵的体验告诉大家,增加大家对念佛的信心。所以,还是咬着牙,冒着翻船的危险,花了一天多点时间,一气呵成。写完了,心也平静了。也许是我的一次魔境吧。马上念佛了,回头了。阿弥陀佛。

  另外,告诉热心的朋友们,孩子的状况已经在我念佛三个月后好转。现在,每天高高兴兴的,而且,开始听大人的话了。与人交往的意识增强了,有意义的语言开始增多。邻居、同事都说孩子好多了。

  此外,念佛还对我工作很有好处。精力更加集中,效率更高了。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。阿弥陀佛。


四个月续篇一:心地功夫
  看了《四个月》,您一定会觉得本人有这样一个孩子真是太苦了。可是我要告诉您,其实对我真正的考验不是孩子,而是孩子的母亲——我的妻子。我曾开玩笑地说过,我这一生要过三道关:一是孩子关,二是妻子关,三是老人关。过得这三关,我才可以往生的。

  孩子如此之难,如果夫妻二人齐心协力,大难可解。遗憾的是我们不能。我有一个很重的执念:认为作为母亲就应该天经地义地为孩子牺牲、奉献。

  可是偏偏她不是这样,凡事先考虑自己,再考虑别人。她的观点是“自己不活好,怎能照顾好孩子”。于是,不管我已经投入了多少,身上的担子已经多重,她仍要过“正常人”的生活。可我当时放不开这个执着,反复跟她讲佛法、世间法,讲到底了,可还是没有用,甚至让她心生反感。她感到我在家里时非常压抑、痛苦,“像个监工”。

  终于,到了1997年,她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。我同意离,孩子判给了我。可是,我还是没放手,提出上诉。最后二审调解成功,没有离。

  回想起来,这是很深的教训。我们都知道随缘,可是什么叫真正随缘,并不一定懂得。我这就是没有随缘——凡有起心动念,有自我观念在,就不是随缘。真正放下才是随缘。可惜,嘴上会说,事到临头,全没有了。

  回家后,提出过日子的基本原则:只改自己,不改别人。可是说归说,真正做到可不容易。习性太重,计较之心仍时常生起,内心深处还是常常觉得:我付出了太多太多,而她,作为一个母亲做得太少太少了。此外,我吃素,她看不惯,不理解;我求平安,她要刺激、动荡多彩;我要努力降低“生存的成本”,而她要不断提高生活的质量。等等。总之,在我心目中仍有太多太重的执着,我不肯放下,也不能放下,因为我觉得她是在搞六道轮回,我是在修行出离轮回。同在一个屋檐下,无法协调。

  终于,到了1999年,她又一次提出离婚诉讼,我仍同意离,可孩子判给了她。其实,彼此心中都明白,这个离婚只是一个形式,只不过是一种无奈的发泄而已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,我心中比上一次平静许多,完全随她心愿。

  又过了半年,到了今年初,她要考北京大学“两课”(政治、德育)硕士,我劝她不要报考,她不听。结果为了备考,连家也不回了,干脆在外面借了房子住。

  这下子可让我有点忍让不过去了。试想,我一个人要照顾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,还要顾及工作。该怎样生活?可事实就逼到了这步田地。孩子的爷爷奶奶,早在97年那一次闹事时,随着香港回归一块回东北老家了。结果,常常是晚上我一个人带着儿子到处乱转,真正是“熬”时间哪!转过一圈回来,一看表:啊,才一个小时。歇一会儿,再出去转。因为孩子要出去,在屋里就不高兴。

  我这个样子,哪里还像个大学的副教授嘛!可这就是事实,我转过身来,换下那身被儿子弄得肮脏的衣服,就要走上大学的课堂,面对几十位的学生,甚至是厂长、经理们。

  残酷的事实终于逼得我一点点地放下了:母亲可以不管自己的孩子;妻子可以不管自己的丈夫;家庭主妇可以不管自己的家。什么都随她去好了——如果她思想观念深处确实根深蒂固地是这种观念的话。

  我并不恨她。真的,她就是这样的人格,这样的道德水平、价值观。问题出在我自己这一端。我应该反省为什么我会感得这样的环境?这样的家人?我们生活的环境,其实是我们自己心性的反射,心发出去的是什么,反射回来的就是什么。现在既然果报如此之差,说明自己的心性大有问题。依报是随着正报转的。修学七年,时间不长,也不算短了。为什么环境就不能改变得更好一些?

  我曾经用这样的话为自己搪塞:有些人,就是观世音菩萨来做她的丈夫,她也不会满意。为什么?因为她内心深处对谁也不满意,对自己也不满意。业障是她自己的,与别人无关。同样的天,在她眼里是黑暗的,而在佛菩萨眼里是一片光明。这话表面上听起来不错,其实还是有问题的。

  今天我要修正自己以前说过的这个话,如果观世音菩萨来做她的丈夫,一定会做得比我们更好,更随缘。因此,她满意的相对程度也会比我们好很多。我们的慈悲心不够呀,还有太多的分别、执着、计较。这些都会让她感到不舒服。而菩萨没有这些。所以,一定会比我们强。关键是看她有没有这个福气了。

  事情就是这样奇怪。当我真正放手,不再试图挽救她、教育她的时候,她却主动回头了。这半年,她又常常回家,要努力维护这个家,充当我一直努力试图希望她充当的角色——母亲、妻子、家庭主妇。可见得,佛言不虚。问题是我放下的功夫还很不够,很不稳定。在许多问题上还做不到圆融。这是我进一步努力的方向。

四个月续篇二:
  再思已过

  重读之下,深感惭愧。因为许多认识到了的问题,自己仍然没有改正过来,真是顽固不化!

  恰巧今天一个同事来家作客,这是一位在读博士。谈到家庭关系的处理,我感触颇深!他平平常常的话语,在我听来句句讲的是最好的佛法。真的,实在是比一些颇有境界的同修讲的还好——虽然他不信佛,甚至嘲笑我。

  比如,他讲到要深思己过,别人讲你不对,你首先要承认自己不对,关键要真正找到自己不对在什么地方,要深挖根源,挖得自己难受、惭愧,真正认识到自己确实有不对之处。

  第二,对于我总以为自己压力已经太大了,已经快承受不住了。

  他指出,这实际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私表现,是一种逃避。因为你只看到了自己的辛苦,却没有看到别人也同样已经尽力了;因为绝对值的比较而过于苛刻地要求别人,烦恼和矛盾因此而产生。过份地关注自己、感受自己,就是自私,没的话说。

  实在是讲得好,我服气。应充分地关注别人、感受别人,这样才会换来被关注的回报。有些话只能是大意,可能还有我个人理解不当之处。但大意如此。

  这次谈话,对我震动很大。我真正体会到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”的道理:

  不信佛的人,可能真正是懂得、行得佛法的人;信佛念佛的人,反而很可能却并不真正懂得佛法的真谛——这实在是令我们深思的地方!

  佛法不在于那些术语文字。我本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  佛法的道理我懂得一点,但在家庭关系的处理上,我与这位同事比差得太远太远了,远不及格的水平。我这门课是始终不及格的水平,结婚十年没补及格,这又延长了两年,还没及格——很危险了!

  昨天是观世音菩萨纪念日,菩萨与我有缘,真的有感应。今天就给我送来了礼物,我原本也想回味一下的——就叫菩萨的礼物。

  我真正要说的话是:理解到的没有用处,最关键是要做到。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,真正成为自己的习惯性行为,才会真正地受用。否则,做也做了,心里却很难过、强忍着,一旦忍不住就会火山爆发,这不是真正的开悟。

标签:一位 大学 副教授 教授 自述 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净空法师:我跟海贤老和尚学习
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愿生西方净土中,九品莲花为父母。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

 妙音弘法工作室固定电话:0591-3828-0591  站长QQ:82873496  站长手机:186-500-541-18 学佛网络微信公众号:miaoyinwang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...

冀ICP备1102154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