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现世因果

前弟子揭批卢台长及其邪教心灵法门

时间:2015-4-19 22:47:22  作者:妙音  来源:妙音网  浏览:1749  评论:0  微信分享亲友
前弟子揭批卢台长及其邪教心灵法门
 
  本文是我对卢及其法门的一个回忆录,也是我对自己过去冒失行为的忏悔录。文中句句属实,绝无妄语。尽管我力图让文章观点保持中肯,但立场鲜明已指向一边,对卢等不再苟同、敬而远之。本文目的只有一个:为准备长期投入该修行队伍的佛友,提供参考意见。
  
  我所说的内容,想必你们都会心生疑惑,至于如何处理,悉听尊便。在这里,我仅尽我所知提供意见,希望即将或已经长期投入该法门的佛友,慎重对待自己的今生、后世。也真心祝福卢及其门人,希望你们能够查缺补漏、谦虚精进,不枉多世修行所种的善根,真正做好一方掌舵人。
  
  我曾经是卢的准弟子,曾认为他能劝恶行善、深明因果,又有愿力。20年前,他开始在澳大利亚某广播电台,利用神通为人们看风水、看病,看病时以体感感知对方病痛。卢说,那时他深深感受了众生的苦,于是发愿要努力发扬观世音菩萨的救世精神,把佛法散播到全球,让世人能够信佛修佛、得佛法之利益,为此对他很是敬仰,如果不是因后来一段内部录音,我早已经是他的弟子了。
  
  接触卢和他的法门前,我曾在一个周易算命群很活跃,最初在那里看人算命,想学一手,不了了之;后来学道术,也不了了之。再后来学佛,常在群里刷屏贴佛经。因不少群友也信佛,又随着群友算命频率的下降,久而简直成了我的佛学群。也因为这个原因,后来有佛友把卢和他的心灵法门介绍给我(2011年10月)。
  
  起初,我对该佛友的说词很反感,抵触情绪非常强烈,但好奇之下还是听了她给的录音。卢讲的灵界事、风水算命事,我很感兴趣,于是抵触情绪被忘得一干二净,后来一头栽进去是大半年的时间。基本上我只听录音(几乎听完2010年下半年到2012年3月底离开时的所有录音),看白话佛法,但不看博文。录音有我的喜闻乐见,而博文除了偶尔的白话佛法外,近乎吹嘘之词让人齿冷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天天欣欣然等着节目录音听。
  
  依卢自述,卢父信佛,家中常年供奉观世音菩萨,而卢在幼年即有关观音的感应,也形成了坚定的观音崇拜。卢的观音崇拜,使他在弘法过程中一贯以观音菩萨代言人的方式对世人加以诱导。尽管他未曾直称自己是观音菩萨,但对信徒的此类附会,一直欣然默受。(而印光大师,当初有女居士因梦得知大势至菩萨某处讲法,法会后私下询问,印公以怒斥回应,从此无人敢附会。)
  
  我当初对卢及其信众高调利用菩萨之名的做法并不介意,因为向善、行善之人都可以广义称为菩萨,如果不是他自作聪明捅破天窗,以佛自居,我可能还在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;当然,也是我有偏袒之心,是我天性认有六道之存在、爱听鬼神之说,并且各方反馈他的方法很有效。加上与他知见虽偶有出入,但很多又总能不谋而合,所以心底里很乐意相信他是好人。拘于如上各方面原因,我对这样一个原则性错误一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  
  卢有附体是不争的事实(且附体功力非一般附体可比),故而能够知道许多灵界的事情。尽管卢及其附体的佛学盲点不少,但卢氏一门的迷惑点确实非同寻常。诚然,卢并非一无是处。卢的节目,用于劝人信受因果确实有用,我当初经常抽空在办公室播录音,久而那些无神论的同事居然觉得佛教值得一信。如果他能够安于本分,妥善使用功能,踏实劝人信佛行善,也不失为大功德一件,而为一虚幻名堂,非抓菩萨之名,实在可惜。同时,卢在其能力范围内,确实树立了一个努力保持正直的形象。对财利二字,也表现为不敢染指。
  
  然而,得知我退出卢门后,介绍人几次找过我,我以为她要当说客拉我回归,一直拒绝沟通。最后,还是谈了一阵,并得知她也已经退出卢门。并告知:2012香港法会中,竟有私下迫捐的事情发生。此事真伪未经考证,原不该公开讨论,但无风怎起浪,这正提供一个观点:人们所听闻的事,往往都停留在表面,背地如何,真实难以揣测。
  
  卢的白话佛法,中心思想与正宗佛法十分相似,总体显示他(或者附体,或者双方相加)累世功底之厚,颇有正法风貌(为此我曾定义他为“走偏”)。但其行文表现出的思维飘忽、逻辑不连贯,毫无准备情况下被问及佛法,甚至会语无伦次、词不达意,令人后怕。
  
  曾有一次,一位经常拨通热线的美国信众(心理咨询师,通灵)再次拨通节目热线,讲到她新近度了一个西人入卢门,该西人也通灵,他很兴奋,说他看到了卢的“法身”的出现(关于法、化、报三身,卢定义错误,这在他的白话佛法中有专门的文字。以此论点,足以证明他的境界尚欠火候),该西人觉得卢非常有本领、非常钦佩,并发心要“度”更多的西人入卢门,同时恳请她拨通热线时问卢要开示。那次,卢颠三倒四,语不连贯,词不达意,完全不知所云。对那次对话印象颇深。
  
  劝信因果、教导行善是卢之一大优势,也是他的长处所在。他能把因果梳理得很好,不墨守成规,不照本宣科、说文解字,也不牵强附会、强行圆场,而能用平实的语言把“善恶到头皆有报,只是来迟与来早”的教理表达得恰到好处、合情合理。
  
  因多次受到佛友质疑,我也忐忑。有一次在网上搜寻人们关于卢的看法。搜到的主要是大安法师、定弘法师( 钟茂森博士)的看法,震惊之下,发现并无多少说服力——二位法师对卢门不甚了了。其他反对意见也同样,都是不熟悉卢门而凭表面印象做的定论。所以大安法师等的明确反对结论我不愿采纳,而定弘法师认定净土,表示不愿考究,所以震惊若干天后,我又上路了。
  
  关于卢及其法门我曾专门请教很多法师,其中包括一位所敬重的长老。想起长老曾经说过,因果标准可以来衡量正邪,这个标准后来成了我挣扎漂溺于卢门的唯一稻草。我一面向各法师征求意见,一面固执于这一标准而不亦乐乎。长老是我所敬重的,且是公认有证悟的大德。我也曾一度希望跟随他修行,但因他所倡导的修行方式比较苦闷(静坐+念佛),使我心生退却。
  
  录音事件后,深感唯有长老可靠,于是重新翻找长老的开示,后来得到一本长老最新的开示录。也许是巧合,也许长老垂悯:开示录中有我需要的所有答案(附于文后)。于是我才知道因果标准仅仅是衡量正邪的其中一项,魔佛之间可以仅有毫厘之别,也才知道佛魔之辨其实错综复杂,实非凡夫所能。
  
  我一度认为卢讲得非常精彩,那么多年来,他是第一位把灵界描述得那么酣畅淋漓的人,又因为受多次录音的拜师诱惑(卢曾多次讲到当他弟子能得如何如何的“罩”应),于是萌生拜师念头。尽管当时并不认识几个“同修”,当初抵触介绍人和她的关系一直没缓和,也不好意思去找她,但我还是设法找到了引荐人(卢博客中的常客、卢的弟子Melinda),毫无阻力的过关(后来发现,但凡有申请就没被否决的。卢设了引荐人这道门槛,但他后来透露,实在没有引荐人,可以直接找他的秘书处做引荐人)。
  
  因为确信卢的学说中有因果,我信心满满,尽管受佛友影响,曾三度放弃该法门,但抓住因果标准的我,毫无畏惧,甚至信誓否决好心相劝的佛友,放言:“卢如果是邪法,地球之上就没有正法”、“这如果不是正法,我愿永断佛种慧命”。现在想起来,何其惭愧!
  
  在内部发言中,卢说他自小便有“无所不能”之感,问及怕不怕被神化、被冠以救世主的形象,他说,这是必然的,也没什么可怕,因为他会很低调。同时,他高调公然领受据说是某通灵人的说词(也可能并非通灵人,而不过是一种渗透手段),认为自己行事能“很低调”故而能承认自己是菩萨。更有甚者,他说,通灵人还“看见”他是古佛再来。记得他说这句话时,采访记者并没当回事,为此他急了,后面忙不迭抓住记者关于轮回的提问空档,予以强调、渗透:佛,佛是不受轮回的!
  
  是那段录音彻底破灭了我对卢的期望。不管他是在人们的吹捧中忘乎所以,还是渐渐暴露爱慕虚名的德行,他都已经不具备良师的资格——连人群的赞誉都放不下,又如何带领人们转化习气、超脱轮回。当初以他目光犀利、见解不俗,认他为明师,曾感叹:得师如此,夫复何求!而此时,发现自己毕竟肉眼凡胎,眼光不过如此,跟着修下去,会万劫不复是必然的,于是慌忙撤销拜师申请。秘书处不以为然,说:“欢迎回归”。无奈我发电邮告知准确原因,而此信石沉海底,我也从此绝迹于他们的范围。
  
  在卢的带领下,人群附会神灵、神神叨叨是一直就有的,把正常的生活附会:这是菩萨显灵、那是护法保佑,不一而足。但我一直不以为意,认为无伤大雅,甚至心存幻想,认为这可以改变。后来,他们蛊惑该法门好处的同时,还恐吓终止修持该法门将会有如何如何的报应,实在不是正法人士的手段。
  
  还是那一位美国信众,她又一次打通电话,说起她周围有三位退出了卢门,同时对问卢:这三位退出后都出现耳鸣,看来对法门信心不足是会有报应等云云,卢默然肯定,并以此说开去。往后若再渗透其他说词,恐怕原本缺乏正法知见的门人将骑虎难下、进退不得。
  
  初学佛法之人,基础薄弱,正邪辨别能力不足(辨别正邪并非世俗辩论,能伶牙俐齿、旁征博引,能辩倒对方、听起来有道理就是站得正)。
  
  随着人群对卢近乎神化的崇拜有增无减,加上卢对这种崇拜的贪着,久而,卢及其他所带领的人群不入魔道,是难之又难。
  
  【卢的卖点】
  
  卖点:灵
  
  卢的法门唯一的卖点是见效快,主要体现在治病方面,特别是对付各种顽疾时,表现突出。从各方反馈的信息看,似乎确有其事,但其背后治愈机理我们无从得知,按卢的说法是他的小房子在灵界可以充当能量及钱财的作用,以此可以化解与冤亲之间的怨结。而是否得长期安乐,卢的观点是必须持续持念经咒,否则复发在情理之中。但一家之词,从来真伪莫辨。
  
  【卢门与正宗法脉的异同】
  
  1、该法门的主要构成大家耳熟能详,是八十八佛大忏悔文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、大悲咒、往生咒和七佛灭罪真言,外加放生。其他还有十小咒等,用得相对较少。经文内容与流通的没有区别,为彰显正派,卢也尽力倡导使用公认版本。
  
  2、除要求每遍必念经题外,和普通修习并无差别。
  
  3、小房子是其法门骨干。卢说,其小房子已受灵界公认,是能量的聚集体,且经文组合后的能量大于各单独经咒的能量,在灵界流通时,能以钱财、能量两种形式存在,可以用于偿还宿债、化解冤仇。
  
  不得不说,他的小房子确实有功效,我为祖母念过一批小房子,过后妹妹不经意说到,她曾经梦见祖母(祖母生前很疼爱妹妹)说,有人给了她一笔钱,要给一些给妹妹用。但基于他的种种表现,这“灵验”背后会有什么风险不得而知。它的作用机理完全是卢说了算,并无人认证,则灵归灵,往后会把人们带去哪里呢?这很重要。
  
  4、放生是重头戏。但他们一直没有仪轨范本(我曾为他们整理了一个,现在有否不得而知),鄙弃通行放生仪轨中的三皈(这和通行做法迥异,并与金光明经教诲有出入)。
  
  5、禁止打坐。理由是防止被附体,防止走火入魔。如非无知于正法与禅坐的直接关系,则有因噎废食的嫌疑。往邪了想,更有阻人寻求正法正道的嫌疑。而我当初却因为不用打坐而觉得受用……
  
  6、功德。卢扩大法门的手段莫过于灌输信徒:度人的功德最大,而功德越多,愿望的实现速度越快。于是,为快速达成愿望,众信徒想尽各种办法推广心灵法门。
  
  7、否定读经。如地藏经、阿弥陀经。否定地藏经,称地藏经招惹鬼神,会给读诵者带来不好的影响。限制读阿弥陀经,认为读了阿弥陀经就容易被阿弥陀佛接走。这一观点突兀违背因果理论,以往他能振振有词教训信徒:几张小房子就能把什么都搞好,有可能吗,这不是违背因果了吗……等。因这些我敬佩了他很久。
  
  以卢及其信众的说法,佛教界愚昧了一千多年。而他超越历代祖师,能够登高一呼,为广大佛教徒拨开迷雾、开拓美好未来的救世主……卢还说,这是末法才会出现的法门(很遗憾,他对末法的理解并不深刻),并且不会永久住世(很有先见之明),人们应该珍惜机遇(原来目的在这层,卢氏一门深谙攻心之术)
  
  8、回向。卢提倡不作回向,而只做祈求(可以定义为针对性回向)。卢定义的回向为普回向。不提倡回向的理由是一次课诵等功德有限,回向会延缓所求的实现。这点虽然可以接受,因为多数人信佛是为求眼前安乐,能让他们快速达成愿望无疑对他们信佛有帮助。但长期如此势必造成对世乐的贪着,蒙蔽出离心。
  
  【卢的盲点】
  
  卢的佛学盲点还是不少的,举几个基本的和几个最关键的,简略陈述如下。
  
  基本常识:
  
  1、五辛不分
  
  卢认定的五辛是葱姜蒜韭和洋葱。
  
  2、不知八关斋戒为何物
  
  某次节目中,一信徒请教卢关于八关斋戒的意义,卢支吾不知所以,搪塞称是佛教的戒律种类之一……当时颇为震撼,于是印象深刻。卢还说到,这类网上能找到的佛学常识不应该拿去问他。现在想想,是否因为他的长处只是用天眼能看我们看不到的灵界,而显得他高人一等,但普通佛学常识是他的薄弱环节呢?
  
  关键原则:
  
  1、不知古德为何不以菩萨、罗汉身份示人。
  
  连我都清楚地知道,关于菩萨身份,经典楞严有明确记载:真菩萨、罗汉,除临终时可以告知世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外,住世传法期间禁止于人前面前暴露真实身份(不管他人附会或自称),否则即是泄佛密因,是大妄语,弟子与师将同受堕地狱之报。
  
  卢自认定力高于其他法师(他一直认为有神通的出家师父寥寥无几,一度很谦虚地为众法师开脱“不能怪那些法师,毕竟他们看不见”)。据他所说,最初的时候,他并未宣称自己是菩萨,而是其他民间通灵人“看”出他的身份以后一再说出来,于是他“不得以”承认,于是暴露了。以卢的文字分析,他一开始不敢说自己是菩萨,他曾经有过疑惑、也曾没有把握,而后来大批人的躁动怂恿,飘然默受。最后,他在自述录音中说,有通灵人“看见”他是古佛再来(录音里他又说,他有42世的光彩历史,但这也是别人告诉他的,他自己并不敢去“看”)。
  
  卢的这些反应,如非有意混淆视听(他大部分信众都是佛学0基础),则是欠缺正统教育。在传法过程中,他们很谨慎,但也冒进。尽管对于财利沾染得少,但为功德二字,恐怕迟早也误了一门。卢说自己低调、谦虚,可惜盲目自大暴露出来,已足够贻笑大方。
  
  2、不知印证的求法
  
  这方面很遗憾。在其秘书处及一大批弟子、准弟子及各方信众的宣传中,卢的高境界是由民间通灵人士认证的,并无佛教界大德为其明确作出支持。他们宣称净空法师、海涛法师“曾经”认可该法门。可惜这二位法师无任何表态记录。同时,历时将近9年后,卢及其法门一直被正宗法脉拒之门外。
  
  对印证方面的做法,卢如非无知,就只能定为居心不良:修行求印证,应往有证悟、受公认的大德求,且印证结果必须对包括当事人在内予以保密,而只告诉大致境界,以免骄慢、懈怠。
  
  3、不知圣人法相无相
  
  其实,对于卢及其组织一再强调的:“观世音菩萨就在卢台长的身上”,我很反感。但由于认定卢是正师、明师,所以一度不甘心,一味执着于“因果是佛教根基,一个信畏因果的人,不会是邪师”。还曾专门为此提出意见,建议停止这种宣传手法,可惜未被采纳。
  
  我为证实自己的“正确”理念,全然忘记了一点:诸佛、菩萨,光明坦荡,以附体形式的所谓“加持”、“护法”,根本不可能发生在圣人身上。而修行人达到一定境界,所谓“附体”、“护法”如果不能自行离开,则将面临被斩杀的命运。从而显示,卢及其附体尽管有一定层次,但是……更何况,圣人法相无相,“若以色见我,不能见如来”,将某色相显现说是菩萨,若非欺世盗名,则是无知自欺。
  
  在彻悟者看来,佛魔皆由人成,世上本无所谓正邪、善恶,也无佛魔之分。一切是自身因缘业力所致,一切不外自心净秽所现。
  
  卢的修行,无疑在人群多数人之上,而以他的修行仍不幸免于各种偏差,他的实例值得我们反思:修行之路困难重重、考验重重,稍有不慎即会导致歪门邪路,为自己及他人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我们应该以卢为戒,警示自己:修行的路上,发现并改正自身不足才是重中之重,至于能说服几人认同自己的观点,在了生脱死面前,完全毫无意义。

标签:弟子 台长 及其 邪教 心灵 

1:妙音净土学佛网欢迎推荐学佛文章,因果、感应、体会等等,欢迎原创,请点:我要投稿。(无需注册)

2:也可在本站网页左上方登陆发文(需注册),文章将来此及妙音网各站广泛转发,增加阅读面,功德无量。

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愿生西方净土中,九品莲花为父母。花开见佛悟无生,不退菩萨为伴侣。

 妙音弘法工作室固定电话:0591-3828-0591  站长QQ:82873496  站长手机:186-500-541-18 学佛网络微信公众号:miaoyinwang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...

冀ICP备11021544号